霍金:人工智能或引发灾难致人类灭绝

深圳滑坡最后一名在逃嫌犯从印尼回国投案(图)

近日韩剧《太阳的后裔》引发关于韩军的讨论在互联网上持续升温。笔者在《从<太阳的后裔>管窥当代韩国军队》一文中,曾提到了主人公柳时镇所在的韩国陆军第707特殊任务大队(即第707特种作战营),绰号“白虎”。

有人惊奇地发现,“白虎”,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对中国人来说,名为“白虎”的韩军部队当然耳熟——那不就是“白虎团”么?抗美援朝战争末期的金城战役中,志愿军第68军203师第609团副排长杨育才率小分队一路穿插,成功实施“斩首”,一举将该团团部摧毁,同时配合主力部队全歼了该团。这就是著名的“奇袭白虎团”。

这个被志愿军全歼的“白虎”是不是宋仲基“欧巴”的部队呢?当然不是,此“白虎”非彼“白虎”。被志愿军全歼的是个团,宋仲基的第707特殊任务大队是个营,部队的性质也不一样,显然不是一支部队。怎么两支部队同一个绰号,有什么渊源吗?

“白虎团”其实应该叫“飞虎团”

韩国陆军效仿旧日本陆军建军,将军师旅团营连排叫做军团、师团、旅团、联队、大队、中队和小队,而韩国陆军的每支建制部队一般都有一个听着比较“威猛”的“绰号”。在金城战役中,被志愿军全歼的这个团,是韩国陆军首都师第1团,按照韩国陆军的叫法,其标准番号是“首都师团步兵第1联队”。

但是这个联队的绰号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听了多年的“奇袭白虎团”的故事,自然而然认为绰号应该是“白虎”。其实不然,我们看见的联队旗,以及被志愿军缴获的那面李承晚所授优胜虎头旗上的老虎,并不是该联队的标志,而是首都师团的标志。首都师团的绰号叫做“猛虎”( ),可以称之为“猛虎部队”“猛虎师团”。而步兵第1联队的绰号是“飞虎”( ),也就是说,我们常说的“白虎团”,其实应该是“飞虎联队”或“飞虎团”。

首都师团师团旗,上面的朝鲜文是“首都师团”四个字

首都师团步兵第1联队联队旗,上面的虎头图案来自于师团图案,下面文字是“步兵第1联队”

首都师团的臂章

至于为什么一直将“飞虎团”叫做“白虎团”,笔者也不得而知。不过大胆猜测,可能是这么回事:朝鲜语里飞虎(??)发音是Pee-Ho,白虎(??)发音是Paik-Ho,十分相近。战时情报搜集可能有误,抓住不识字的韩军士兵审问,也只能依据俘虏的发音来判断这两个字到底是啥。如果再配上如上图所示这种低识别度的“猛虎师团”的臂章,可能就会将“飞虎”写作“白虎”,然后就这么一直将错就错地叫下来了。

“飞虎团”被全歼,“御林军”全面溃败

军博官网截图,描述为“优胜”虎头旗,而不是类似北极熊团的“团旗”描述

军博官网陈列着被志愿军缴获的该联队“优胜”虎头旗。这面旗上下方的朝鲜文字是“首都师团”,虽然不是联队旗,但据说是李承晚奖给该联队的荣誉旗帜,算是“御赐”之物。

有人认为这面旗只是体育比赛的奖旗,笔者不赞同。想想假若解放军的某个团去前线打仗,一面参加体育比赛的奖旗不放在后方的荣誉室里,而是随身带着还挂在战地指挥所的墙上,合理吗?所以照军博的说法,这旗是“优胜虎头旗”。但具体是因为何事授奖,值得这个“飞虎团”在打仗时还随身携带,就不得而知了。有资料称是飞虎联队在襄阳(朝鲜地名)之战中表现出色而得到的嘉奖,具体是不是这样,需要进一步考证韩军的战史资料。

值得一提的是,“奇袭飞虎团”之役,韩军损失的最高级军官是副师团长林益淳大领(上校)。韩国战史编纂委员会所编的权威史料《朝鲜战争》中有时任首都师团师团长崔昌彦准将的一段回忆:“当时因通信不畅通,光靠情况判断难以决定适当措施,因此我紧急派副师团长去第1联队,在现场决定反冲击方案。”靠前指挥的林益淳遇到了杨育才小分队的突袭,急忙逃命的林益淳也没能逃出志愿军的包围圈,被志愿军第204师的一支部队所俘虏。

朝鲜战争时期,韩国陆军首都师团下辖除了步兵第1联队外,还有步兵第26联队(绰号“惠山”)和机械化装甲联队(绰号“闪电”,我军战史资料中多称“机甲团”)。机械化装甲联队是韩国陆军成立的第一支装甲部队,两个步兵联队也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从那面“御赐”虎头旗可见一斑。结果在志愿军面前,这支李承晚的“御林军”、卫戍首都汉城的精锐部队,其第1联队被斩首全歼,第26联队全线崩溃,机械化装甲联队联队长陆根洙大领奉崔昌彦之命,率一个大队增援第1联队指挥所,结果被志愿军击毙,再也没有回来。不仅如此,还搭上一个副师团长。

此战中,“飞虎团”的第9中队顶不住志愿军攻势,死伤大半,中队长带着残部全线溃败逃命,结果被美军误以为是志愿军,拦住一顿猛打……

当然了,“飞虎团”虽然被全歼了,但李承晚脸上也挂不住,又重建了。首都师团的建制也得以保全,继续留在了韩军序列中。

打仗不行,却沾满平民鲜血

朝鲜停战后,首都师团继续担负卫戍汉城的任务,此外,作为“精锐”,仍然要听从美军指挥,配合美军作战。1965年9月22日,首都师团被派往越南南方,配合美军作战。当然,他们的任务,主要是在后方维持交通、搜查平民之类。1966年2月12日至3月17日,韩国陆军首都师团在越南平定省西山县太平村等15个村庄制造了一系列针对平民的屠杀事件,仅太平村一地就集体枪杀65名平民,仅3人幸存,太平村系列屠杀遇难者可能高达1200人。据估算,派往越南的韩国陆军首都师团、第9师团和海军陆战队第2旅团可能总共屠杀了9000名越南平民。1973年3月11日,首都师团返回韩国,编入1969年成立的陆军第7机动军团,继续驻扎汉城。

韩国军队是1993年才开始参加联合国维和的,但是之前的境外作战经验也还是比较丰富的。当然,都是跟着美国走。“太阳的后裔”宋仲基的前辈们,在国外跟着美军具体干了什么,也许并没有那么浪漫。

编制调整,“飞虎团”变“飞虎旅”

随着韩国军队的发展和扩充,一部分师团进行了扩充,从传统的“师团-联队-大队”体制改为“师团-旅团-大队”。首都师团步兵第1联队在体制改革中升格为旅团,几经变迁,如今的首都师团的番号全称是“首都机械化步兵师团”,步兵第1联队的番号变成了“第1机械化步兵旅团”,“飞虎团”变成了“飞虎旅”。

2014年12月31日,韩国一个与知识产权有关的组织在“飞虎旅”访问,与韩国军官在旅团部门口合影。门口的牌子上写的是“第1机械化步兵旅团”,大门上方“飞虎”两个汉字中间的标志没有变,与原来联队旗上的标志一样。

2014年7月25日,韩国祥明大学校长丘冀宪(???)与首都机械化步兵师团师团长李石九(音译,???)少将签署合作协议。李石九是该师团第47任师团长,已于2015年11月离任。现任第48任师团长是金善浩少将(音译,???)。图中背后可以看见三面旗帜:中间的韩国国旗,左侧的师团旗和右侧的师团长少将旗。可见随着师团番号的变化,师团旗上的番号也相应进行了改动。

“猛虎师团”标志

2015年11月,李石九和金善浩交接师团旗。

真正的“白虎”:第707特殊任务大队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杀害,惨案震惊全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韩国政府决定组建一支可以有效执行反恐和快速反应任务的特种部队。707特任大队遂成立,直属韩国陆军特战司令部指挥。该大队的绰号才是“白虎”(??),和那个被误称为“白虎团”的“飞虎联队”没有关系。

“白虎大队”的标志。

其实,韩国军队中绰号叫“虎”的部队很多。就拿首都师团“猛虎部队”来说,其下属的第1装甲机械化旅团(前身即上文所说机甲联队)下面的三个大队,绰号分别是“王虎”、“真虎”和“天虎”,扩编后的第26机步旅团下的第35坦克大队绰号“胜虎”,等等。当然,名字叫“虎”,到底有没有老虎气呢?还是得战场上见真知。

最后不得不说另一个网上的误区,自从《太阳的后裔》火了之后,很多人都说这是“海外维和部队的故事”,其实是不正确的。至少看到现在,宋仲基和他的战友们从来都是佩戴着韩国陆军特种兵的黑色贝雷帽,而维和部队不管戴什么帽子,肯定都是蓝色缀联合国会徽,然后UN两个大字车上、战术背心上、帽子上、墙上到处都是。至于在剧中的乌鲁克,一支特种部队,看开饭时候的人数连一个小队(排)估计都不到,又是排雷清除爆炸物,又是抢险救灾,中队长还要想着和当地恶势力作斗争,真是难为宋仲基了。又不是国内紧急情况,国外排雷救灾难道就没有工程兵么?当然,剧中去阿富汗解救被绑架的联合国工作人员,倒的的确确是特种兵应该干的事情,但是韩国军官到底敢不敢在训练中和美国军官互相挑衅对打,那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深圳滑坡最后一名在逃嫌犯从印尼回国投案(图)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